DOTA2“新疆哥”Black率性专访 三冰邀请我组建新队

   “新疆哥”“买买提”“肉串哥”这个是前些年Black在中国打职业的时候玩家们对他的“爱称”,nba常规赛 虽然Black离开了中国这么久但是他却从没淡出过大家的视线,TS6前媒体对Black和他的Faceless战队进行了随性的访谈。nba常规赛

   Q:你还没有准备好吗?我们要开始了也,我们有幸采访到了Black,你最近好吗?

   Black:我还不错。

   Q:现在是凌晨5点,是不是呀?

   Black:是啊,现在才你妹的5点。我可以回到房间吗?就是…有些紧急情况要处理一下

   Q:你房间爆水管了吗?

   Black:是呀,我从来没碰过这种情况,我来这都两个月了。突然就BOOOOOOOOOOM,Word妈呀水管就爆了。

   Q:是墙边的水管吗?

   Black:是啊,这是对我独享房间的惩罚吗?

   Q:是的!

   Black:太疯狂了(大笑)

   Q:你们打入波士顿特锦赛,还是不败战绩?

   Black:是啊不败哟~

   Q:心情如何?

   Black:还想再打一次,你知道的,我远离赛场有一段时间了。

   Q:Tinker战队之后现在是加入了Faceless是吗?

   Black:是的,就是这样。

   Q:回到赛场,哦,我要告诉你我们在TI做的采访从来没有播出过,所以你所说的不会有人知道的,放心。

   Black:等等,不播吗?宝宝要生气咯。

   Q:我们的采访就太闲聊,没重点。

   Black:难怪,我也觉得好闲聊。

   Q:为什么在Tinker战队出来之后就没有打比赛了呢?

   Black:首先我好像休息了一个月,然后我又回到了Tinker战队。等下,你刚刚说是Tinker出来还是Fnatic出来之后?

   Q:抱歉,更正,我指在你手伤发作之后。

   Black:那是从Fnatic出来之后,我回到了德国。我当时对自己很不满,因为我连职业选手的水平都达不到,我没有办法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我试图每天都很努力联系,打了16、17个小时却忽视了我的伤,我当时真的连手都伸不直,我的关节都肿起来了。虽然现在消肿了,但是如果过于操劳又会复发,就像一个充满液体的球在你手上,这个伤困扰了我半年,所以那是我每天只能玩两三盘。后来,我就尝试只是看录像和拟定战术,当我的手伤好了,我又开始打路人练习,但是我学乖了,我会在练习之余做做伸展运动。

   Q:你说你学乖了,你现在又开始跑步了吗?

   Black:是啊,又开始了。

   Q:虽然你看起来没啥问题,但是你的腿还有毛病是吗?

   Black:是的,一些神经损伤,有时会觉得腿麻。

   Q:严重的时候是不是走都走不了?

   Black:我摔倒过,那时我的腿就站不了。

   Q:你有看过医生吗?

   Black:我不知道这个病怎么说,你去医院的时候,医生用很奇怪的仪器去检查你的神经。

   Q:哈哈哈,你有点大舌头。

   Black:是啊是啊是啊,笑你妹夫。

   Q:好吧回到特锦赛的话题,你们以不败战绩出线,其实当中有一些情况也很惊险,你们都挺过来了,在起鼓相当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把握住局势的呢?

   Black:我们大多数是通过团战去定胜负的,即使我们在有装备和等级落后的情况下,我们就制定团战目标,盯着目标啪啪啪,我们就是这么棒棒哒能都逆转。

   Q:是个人技巧吗?

   Black:有个人技巧,更重要的是五个人的技巧能一起发挥,才能在团中中发挥出作用。杀谁、交多少技能,我们都有默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