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精神\”

2020年9月25日,电影《夺冠》上映,最终更是拿下了8.4亿票房的优异成绩,成了去年国庆档的票房黑马。

《夺冠》由陈可辛指导,并在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上荣获最佳编剧,最佳摄影,最佳故事片。不仅如此,它还将代表中国内地角逐第93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

由此可见,由中国女排的故事不仅仅具有艺术色彩与魅力,还能引起中国观众内心的震颤与共鸣,赚足了观众们的眼泪。

\”女排精神\”这四个字其实早已脱离了女排本身,成为了一种坚持不懈砥砺奋进的代名词,这四个字包裹着无数姑娘的血泪汗水,是墙面上深深浅浅的凹陷,是数不清的深蹲与接球,是四肢碰触飞来的排球。

在2019年9月29日的女排世界杯上,中国女排以3:0的成绩战胜阿根廷队。

这一刻,中国女排成为了史无前例的五冠王。所有人的眼中都噙着泪水,不同性格的姑娘们抱作一团,她们经历了无数次的磨合争吵与失落,成就了现在的中国女排。

始终满怀期待的站在她们背后,永远支持她们的那个人,就是郎平。郎平曾经说过:\”我有两个女儿,一个是白浪,一个是排球。\”

即使郎平包容性格各异的姑娘们,指定不同的训练方法发掘她们的闪光点,这其中也有一个例外,而这个例外甚至能让郎平立下一句狠话:

\”我在女排,永不要她。\”

\”包容性格,不包容任性\”这位被郎平拒之门外的球员便是张锦文。张锦文在1995年的世青赛中脱颖而出,在她带领下的排球队一举夺得了冠军,因此她进入了国家队教练的目光之中。

当时的张锦文,意气风发,眼中充满着对更高赛事,更强对手的渴望。她从小便在体校进行训练,身体素质与不断地训练使她在一次又一次地比赛中脱颖而出。

她被郎平一眼相中了,从江苏省队调派到了国家队,那时的她也许幻想过自己站在世界级的领奖台上,也许自己能够为国争光,成为女排历史上的一个排球进攻位。

可这一切对她来说来的都有些太匆忙了,她只是沉浸在了进入国家队的喜悦之中,也逐渐开始迷恋上了国家队的光环,梦里的鲜花和掌声淹没了她少年时的汗水,她痴迷于光环,却忘记了光环下的伤痛。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但显然,张锦文不愿承受这样的重量。她常常与队员发生言语上的冲突,过于看重自己的势力而轻视合作,有时甚至会无视教练的话,自作主张改变训练计划,逃避训练任务,频繁请假。

时间久了,张锦文原本收敛着的脾气与小性子就展现了出来。起先郎平教练因为看重张锦文的才能,所以只是提醒她要收敛性子,戒骄戒躁。

但张锦文并没有放在心上。过度放纵,以及光环的冲击,矛盾还是爆发出来了。

某天训练结束,张锦文在澡堂,因为一只花洒与澡堂工作人员起了冲突,冲突愈演愈烈,由言语冲突上升为肢体冲突。

此事一出,对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的声誉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同时也大大影响了队员们训练时的心情。

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很快就下来了,上级决定开除张锦文。由于张锦文处在进攻位,很多人请求郎平从轻处罚,但郎平心里已经很清楚自己给过张锦文多少次机会了,她最终还是决绝的送张锦文离开。

并说出来那句:\”只要我在女排,就永远不要她。\”张锦文留下一个背影,这背影失落的融化成一个阴影,警醒着女排团队里的每一个人。

\”女排姑娘,铿锵玫瑰。\”

张锦文最终还是离开了国家队,但是从她离去的背影,我们能够窥见中国女排真正的严苛并不仅仅在于训练与团队合作,还在于队员的品行。

2010年世界女排大奖赛,中国队对战荷兰队,惠若琪即使肩膀脱臼也要站在场上奋力拼搏。

时间回溯,即使是郎平,也要在深夜的训练场默默进行别人早已结束的训练任务,她在给自己加练,对自己狠过对对手。

张锦文离开了,因为她只看到了荆棘玫瑰王冠,但她不知道的是,这王冠带到头上时的警醒与疼痛。

更多的还是像惠若琪这样的人,她们留下来了,于是洒下更多的汗水眼泪,训练场上的灯似乎永远不会熄灭,排球场似乎永远不会空荡。

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她们无数次的嘶吼与痛哭,才换来了一次次的加冕。郎平熟悉她挑选出的所有姑娘,她曾这样描述女排精神:

\”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的时候明知不会赢,也竭尽全力,是你一路即使走的摇摇晃晃,还依然坚持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眼中充满坚定。\”

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来说,女排精神是多层面多角度的。这是一种乐观积极,团结进取的协作精神。是五星红旗升起时,女排队员们围成圈时的欢呼雀跃,是被排球击倒时,伸过来的一双手,是鼓舞与一起面对。这是一种努力拼搏,不断补强的创业精神。

是不同年龄的姑娘们从弱到强的不断成长,是她们面对问题时每一个人的无私,是无数次的排列组合,是甘愿下场,是让出位置,是相信队友。

这是一种永不放弃,永含希望的中国梦精神。是女排姑娘们前往陌生的国家时的迷茫,也是她们勇于尝试,高昂斗志的体现。

\”关于女排,关于自我。\”

电影《夺冠》中有一段对话。\”你为什么打球?\”\”为我爸妈\”\”那你永远也打不出来,再想!\”\”成为你。\”\”你不用成为我,你只要成为你自己。\”

张锦文迷失了自己,于是离梦中的奖杯越来越远。她沉溺于欢呼名誉与光环,于是窒息了,最终忘记了自己与来时的目的。

她们在昏黄的灯光中接球,膝盖碰撞地板,迎来无数次日落。一个又一个能够升起月亮的身体,必然驮住了无数次的日落。

她们一直走,走到了灯火通明那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