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件来源: 金汕 金汕说

  3月6日在网上看到迟尚斌离世的消息,追忆迟尚斌 简直以为是误传,名人被误传去世的发生过几次,多希望再有一次!但这一次是真的。追忆迟尚斌

  想起三年多前到福建参加活动,是足协元老韩重德组织的。年近古稀的他辅导青少年还能跑起来,后来观看一个少数民族的舞蹈,对方要求足球宿将也上台跳,迟尚斌作为代表上去随着舞步跳得像模像样,而且步伐轻盈,我对同来的中国体育报记者说,我和迟尚斌年龄相仿,我比他的身体差远了。迟尚斌不仅身体矫健,而且长得像个中年人,他要上公共汽车不会有人认为他是老头也不会有人给他让座,他确实是七十岁的年龄六十岁的外貌。

  但迟尚斌还是匆忙走了……

  

  四十年前,我和很多球迷都是他的粉丝,他是一代球迷的偶像。代表中国参加过那么多次大赛,当了5年国家队队长,这资历几十年来也没有几个。他是国家队身体素质最好的一个,和新西兰队争夺世界杯出线权,对方身体的优势让中国队很吃亏,但迟尚斌用他硬朗的身躯和对方硬撞一点不吃亏。他曾经是前锋,后来因防守需要该踢中后卫,这样的调整幅度在国家队也绝无仅有。还记得和新西兰决战前,他发出誓言,哪怕这场球导致残废也要死拼。可惜中国队以1比2失利,那是距离世界杯最近的一次,也是中国足球、球员和球迷挥之不去的痛。

  第一次和迟尚斌面对面是在足坛泰斗年维泗家,我进去时迟尚斌已经坐在沙发上,他仍然像个学生毕恭毕敬地对待自己的恩师。那一代球员和教练既有尊师爱徒也有师道尊严,哪里像后来有说自己的教练“恶有恶报”的,简直毫无教养。年维泗确实是那一批球员的伯乐,文革后期一批老运动员退役青黄不接,年维泗到各地打听有潜力的球员,他亲自下队观察,那一代最优秀的球员容志行、李宙哲、迟尚斌都是从地方挑选的,以至文革结束中国足球在亚洲依然是一流水平。迟尚斌经常到北京不忘拜访恩师也是那一代运动员的传统。

  再一次面对面迟尚斌是1996年在大连,我受体坛周报总编之托去采访迟尚斌,因为如果赢了广州太阳神大连万达就可以夺冠,迟尚斌无疑是个新闻人物。到了大连更知道迟尚斌的热度,足球城大街小巷都在热议冠军争夺战和迟尚斌。我知道他很忙,采访他的记者已经排上了队,我没有把握能否单独采访成。赛前找到了迟尚斌,他说如果赢了你就上我们的车一起去棒棰岛我跟你单独谈,如果输了下一场再说。

  那场比赛大连队获胜,大连城陷入欢乐的海洋,大连无疑是中国最爱足球的城市。迟尚斌带球员向观众致意后上了大巴,也带着我去棒棰岛吃了刚刚捞上来的海鲜,感觉大连足球运动员享受着市领导一样的待遇。

  吃完海鲜,迟尚斌和我回忆起他从一名球员成为职业联赛冠军队主教练的坎坷路程。

  

  2。在国家队从最小踢到最老

  大连夺冠也是他执教生涯最美好的开端,夺冠夜在棒棰岛和他一起吃完海鲜,他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我想这也正是他酒后吐真言的时刻。他在我的提问下拉开话匣子:“我的今天和过去都很普通。都以为我当过国家队队长是很风光的,其实贯穿我一生主线的恰恰是坎坷。我少年时代就插队,青年时饱尝了被世界杯抛弃的痛苦,当教练108天便下台,去日本又从打工仔重新干起。并不顺畅的经历使我明白了许多。只是在这一刻,才真正得到了生活的馈赠,才感到为家乡做了点实事。”

  很多成功者的记忆都首先从家乡、从童年开始的……

  迟尚斌是共和国同龄人,也许是家在人民体育场旁耳濡目染的结果,从小便喜欢上了足球。同那一代人一样,他们的童年是拮据的。迟尚斌的父亲是普通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他又有三个弟弟、妹妹,全靠父亲几十元的工资维持生活,他们供不起小尚斌的球鞋钱,为总买鞋还挨过父亲的骂,父亲只希望他做个有技术的工人。但父亲渐渐感到,儿子既然迷恋这东西,也别太压制他了,在一个春节花了5块多买了双球鞋,那真是一毛二毛地积攒起来的,那时一个月连5块钱也敷余不出来。小尚斌拿到鞋流泪了,他知道家里的难处,他那天是把球鞋放在枕边睡着的。

  迟尚斌是在困难年代长起来的,他同很多孩子一样饱尝了饥饿,在梦中都想到过吃上一块香喷喷的肉,他又瘦又小,当他去考业余体校时,老师没有接受他。倔强的迟尚斌没有灰心,他练习得更苦了,后来总算进了体校。

  迟尚斌带大连队夺冠是奔50岁去的人了,但依然一表人才,显出中年男人特有的成熟和英武气,他30多岁时正是电影演员达式常走红,很多人都把他误以为是达式常,有一次在上海还被人围住过。有位球迷说:“他是国家足球队队长迟尚斌,名气一点儿不比达式常小。”迟尚斌确实与文艺有过缘份,由于他踢球所带来的灵活与弹跳,曾被沈阳军区文工团看上过,希望他当舞蹈演员,他却说:“我不喜欢,我要踢球。”家长和老师都说:“傻孩子,去了马上穿军装,还挣工资,多少人做梦都想去。”迟尚斌摇摇头,说了句:“要是沈阳军区足球队多好啊!”

  迟尚斌到十五六岁发育起来了,球技在大连也出类拔萃,他进了大连少年队。17岁那年,国家少年队来大连挑队员,几位教练同时相中了迟尚斌。大连的教练都替他高兴,正在他等待赴京的通知时,文化大革命爆发了,球队解散,他去庄河县当了“老插”。所有的小球员都觉得踢球没指望了,唯有迟尚斌带上足球,干完农活后在晒场、田头不时地练习,他觉得他不会一辈子当农民,总有一天他还会去踢球。

  插了两年队,辽宁省重建足球队,迟尚斌成了辽宁队的首选人材。当他把进辽宁队当作目标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来了个“三级跳”。那是国家队刚恢复训练来沈阳与辽宁青年队打练习比赛,那场球辽宁青年队输得很惨,但他那大范围的奔跑和射门的力量与对抗能力,引起赶来选材的年维泗的注意,从而使他成为罕见的从地方青年队直接进国家队的球员。进国家队时他还是小字辈的,经他的刻苦训练和年指导的点拨,他马上又成为绝对主力。

  很多中年人还记得70代冒出来的迟尚斌,他虎背熊腰,壮而灵活,他像个“跑不死”的发动机,他善于抢断,射门力量前锋与后卫的球员,他穿国家队球衣达13年之久,他从最小打到最老,他在国内国际比赛中射进了212个球。人们还记得他两度射进乌拉圭亚军队球门的精湛脚法,记得他在与西德青年队比赛时,对方用身体优势冲撞得中国球员难以发挥,唯独迟尚斌用他结实的身躯与他们碰撞,当时的行家评论:迟尚斌是唯一身体可以同欧洲球员抗衡的……

  迟尚斌国脚生涯是令人称道的,但在33岁高龄的一场重要比赛中,却给他心灵留下了终身难以平复的巨大创伤,当最后一仗输给新西兰时,辛酸的泪水一串串地从面颊滚到球衣。他本是个刚强而不好冲动的人,此时竟控制不住地抽泣着,就像一个换了顿打受尽了欺负的孩子。

  3。初当教练108天下课

  他直到34岁才退役,为了和妻子在一起,也为了每月比地方高的52元工资,他到了北京部队队当教练。当时北部属于在甲级队中濒临降级的队,球队本想让他扭转乾坤,他率队在1985年联赛的最后一轮,以5∶0胜了已经降级、无心恋战的南京部队队。他们实际上已领先积分相等的山东队8个球,除非再出个沙特阿拉伯式的球队,保级已成定局。迟尚斌4年前刚让沙特人涮得心有余悸,他不安地从蚌埠赛场赶到南京五台山体育场,进门一看5∶5,他顿时如同挨了一记闷棍,脸色发青,差点冒冷汗,由于山东队都是头球、角球进的,按当时的规则实际上等于进了10个球,他的球队降为乙级队,他以这种哭笑不得的方式下台,屈指一算,他“执政”总共108天。

  4。 从蓝领到白领-——留日8年

  年轻教练被假球做掉,迟尚斌一度心灰意冷,也想改变一下生活方式。一位在日本的球迷朋友劝他去日本创事业,他抱着散散心和充实自己的愿望东渡。

  到了那里才知道,一切要从零做起。在国内他是受人尊敬的足坛名流,在日本他面临着和留学生们一样去刷碗、洗盘子。他到一家工厂当铸造工,在炎热的夏天,一进车间便汗流夹背,他送货、送料,像个地道的搬运工。有一次吊车上的大铁钩子从2米多高砸在他脑袋上,他栽倒后便不省人事。医生在他头上缝了十几针,给他留下闯日本的一个辛酸的“纪念图案”。他收入不高,刚能维持生活,他仍到大阪体育大学读书。迟尚斌每天下班骑上自行车,把车放在地铁外,坐上地铁赶学校,他耐得住清贫,他只想多学点东西,日后为他魂梦萦绕的中国足球做点事。后来有家私人办的青少年足球学校请他上课,付酬的方式都是中国都市里包工头雇民工那样先干活后给钱,他执教两个月,刚得一了个月的报酬,老板便溜了,他连人都找不到。他对受骗很坦然,说:这就是生活。

  80年代末,他总算时来运转。和迟尚斌处于同一时代的日本球星釜本邦茂曾是日本获奥运会铜牌的头号球星,在日本很有地位,是自民党参议员,他成立了一家普及足球运动的公司,迟尚斌被聘为教师。他随着釜本到各地讲学,到了双休日大课,竟有七八百个孩子来听,他一干就是四年,这不仅使他了解了日本用市场经济的方式普及足球,也给他的执教做了积累。1992年,日本足球俱乐部建立,迟尚斌又当上松下俱乐部二线队伍的教练。此时的迟尚斌已今非昔比,他的收入按中国人的标准已可算个大款,他的地位在日本已称得上“白领”,但1995年家乡的一声召唤,他在犹豫了短暂的时光后,终于决定回万达执教。迟尚斌把电器全送给了留学生,那辆刚跑3万公里的本田跑车,他只要了不及他买时三分之一的价格就草草出手了。为了家乡,更为了中国足球,这点牺牲是值得的。

  在日本的波折浮沉还不仅仅是这些,他和妻子吉莉莉也在这种氛围完全不同的国度里由恩爱变为离异。这是很多留学生都要经历的。迟尚斌与吉莉莉70年代末结婚,迟尚斌是名运动员,吉莉莉是医生,很多人都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迟尚斌充满男子汉的豪爽气,个子高挑的吉莉莉透着文静的书卷气。他们结婚的年代电视传媒还没兴起,报纸杂志也少,而吉莉莉给迟尚斌的信被很多球迷传诵,那是在与新西兰决战前,吉莉莉给迟尚斌写了封信,这封信发表在北京晚报上,信中写道,全国人民都在关心这场球,你身负着重任,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报效祖国的机会了。谁都知道新西兰队踢法粗野,每场比赛都要伤几个球员,你一定不能怕,要勇敢地拚,哪怕拚得终身残废,我也会一辈子伺候你。颇有点“妻子送郎上战场”的悲壮。很多年青人看了这封信都深受感动,在和平年代里,这的确是很让人感慨的。迟尚斌先去日本,没有打开路子,吉莉莉非常关心他,并鼓励他面对异国他乡的新的挑战。然而,长时间的天各一方,也不能不使二人变得隔膜和生疏,人是感情动物,长时间粘在一起会有磕磕绊绊,长时间分开更可能使关系发生变化。后来吉莉莉也去日本,由于她擅长气功与针炙,对中国古文化有仰慕之情的日本人还是很感兴趣,吉莉莉的诊所渐渐地热闹起来,迟尚斌则一头扎在他的足球本行里,夫妇俩境况都很不错了,但多少天形成的感情隔阂在一片富足的世界里反而加大了。人在艰难中常有相濡以沫的情感,人在富足中却又不时眼花缭乱。他们意识到需要友好地分手了,而他们的宝贝女儿则被送到美国去留学。

  虽然他们最终分手了,初恋时的美好与结婚后的恩爱体贴会永远留在各自的心中。迟尚斌无论在日本还是回大连后,三天两头都会接到女儿的越洋电话,迟尚斌总有一种说不尽的疼爱与体贴萦绕在心头,有时女儿对父亲关切的声音竟会使这位中年男人怆然泪下。

    5。 积累的馈赠——执教大连万达

  迟尚斌就是怀着一种追怀、留恋的复杂心情回大连的,往事都已过去,对一个男人来说,只有去征服一个新的领域才是最富刺激和最有意义的。

  在日本8年,使他的生活习惯、节奏乃至待人处事都发生了变化。回到大连,他有种跟不上趟的感觉。他匆忙上阵执教两场,成绩般般,“迟尚斌已不了解中国国情”、“迟尚斌在日本只是青年队教练”的议论四起,他没有焦急,还是他归来时的头一句话:“我需要的是时间。”

  迟尚斌在后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最大的成功首先是很快把全队凝聚起来:迟尚斌曾任国家队队长,在大连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是这批年轻队员小时候的偶像,大连球迷说:“能把这么多有实力的球员摆唬住,没点资历和本事是不行的,迟指导是这两方面都具备的人。”迟尚斌虽不是一个板起面孔的威严型教练,也不是一个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的教练,但他是一个有热忱、有人情、有想法的教练,球员也是从他执教的能力与处事公正上进一步接受了他。迟尚斌10年前首次执教北京部队队并不成功,但8年在日本的生涯,使他对人生、对执教之道有了新的认识,他全面了解了日本的职业化,尤其对比了中日两国球员甚至民族在敬业精神上的差异,使他在管理与处理人际关系上有独到之处。在打法上,他固然追求稳健,但队员反映全队的节奏比以前还是加快了。

  迟尚斌对球员既有规章,也不失人情。联赛刚开始,有些球迷不满万达队,练习时常伴有骂声,一次竟把小王涛骂哭了,气得王涛要冲上看台,迟尚斌拉住王涛,以兄长的口吻说:“足球场上什么人都有,个别人就是这个素质,你去一般见识,把自己的层次也降低了。”在昆明高原与八一对垒,刚开场徐弘便不慎垫进一球,他很内疚,中场休息时他想向迟指导解释一下,迟尚斌知道他的心思,非常谅解地说:“没有不犯错误的后卫,拿下来就是了。”外援依黑刚进队不久便因一个回传失误丢球而遭各方责备,不少人认为这个瘦小枯干的球员没什么价值,但迟尚斌通过与他长谈并观察他的脚法、意识,尤其发现他对足球的执著精神,决定还是用人不疑,事后证明依黑在队内的作用是独特的。人们如今都评价,万达队的三个外援是最实惠的,而发现实惠的人也必须独具慧眼。迟尚斌还大胆启用了很年轻的后卫孙继海与吴俊,这是需要魄力的,这也为各队做出了表率。

  迟尚斌给大连队量体裁衣,上台就提出要万达踢“稳健”足球。他知道万达整体的实力,尤其知道东北海滨城市大连人的雄健体魄,他只要做到不让自己打败自己,便会立于不败之地。徐根宝接手申花,就从“抢逼围”入手,这三个字中也包含着改造上海人的观念与体质,一个能抢、能逼、能对抗的的上海队脱颖而出,在1995年夺回了阔别33的冠军。但当他们遇到了更能抢、更有力量的万达队时,他们不能再度辉煌也就不足为怪了。

  迟尚斌的大连队虽然不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队,却是最稳健的队;

  迟尚斌的大连队虽然很少大胜对手,却是最实用的队;

  迟尚斌的大连队虽然不时让对手率先破门,却是最终让对手占不到便宜的队。

  这样的球队在中国是独特的,就像德国队,在貌似刻板、不具激情的背后,暗藏着咄咄逼人的杀机。与“永远领先一步”和“永远争第一”不同,他们只是不让你“领先”和“第一”。那时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就说,迟尚斌是个1∶0主义者。我想,正是这种清醒,能使万达队拒绝大起大落地笑到最后,而且保持了职业联赛至今没有被打破的55场不败纪录。

    6。教球也要教人

  迟尚斌回大连已不是1985年凭名气执教的迟尚斌,人生的阅历与坎坷,使他对社会、对足球有了憬悟。他已能理智地而不是凭性情来处理队里的关系,与那时比,他少了些呵斥和脾气,却增添了人格的魅力。

  刚回大连,带队走遍中国,他真为故土的飞速发展惊讶和高兴,为球员百倍地提高收入而欣慰。同时他也说:“思想基础要与物质基础成比例,一夜之间成为大款,会产生暴富心理。”他对比中日球员,二者的敬业精神相差不小,日本球员在训练前常常自己跑完几千米,而中国球员不会有这个职业意识。万达队比赛完后度假,几位外籍球员每天都跑步,而我们的球员却是真正在度假。还有一次从外地比赛归来,一些大款开着奔驰、卡迪拉克来接球员,并招呼:“迟指导,您上卡迪拉克吧。”迟尚斌说:“你们坐这种车就觉得过瘾吗?”迟尚斌径直上了大客车,队员们也不好意思坐豪华车子。而在一些准备会上,队员的手机、BP机响个不停,他说:“这样做不仅影响准备会,也缺乏对人的尊重,今后开会一律不准带。”

  迟尚斌还感到,年轻一代在很多方面需要补课,包括对别人的关心和平等待人,他教育球员对球迷不能有居高临下的傲慢,对队友要坦诚和关心,他正是这样对待队员的,球员都感到迟指导是个有人情味的教练。

    7。对老师对同行以诚相待

  迟尚斌对自己的师长也充满感激之情,提起启蒙教练们及年维泗、苏永舜,都很动感情。他经常到北京去看望年维泗,1996年苏永舜从辽宁航星下来后,迟尚斌派车把苏指导接到大连棒槌岛,让老人散散心。他小学时的老师在路上碰见他,他还能回忆起当年如何教育自己,并说:“老师永远是老师。”中国足协副主席许放猝然去世,他与许放虽然不太熟,但在与国安队打完客场后赶去和许放遗体告别时,见到悲痛欲绝的许放的遗孀和尚在大学读书的儿子,他一阵心酸,他留下了5000元,希望能帮助一下许放的家属。有人说,迟尚斌是“好人一生平安”型的,1996年他最终平安地走向冠军的王座。

  作为足球运动员和教练员,迟尚斌的对手很多,但他恪守“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他和职业教练都保持良好关系,他说我们都想战胜对手,但说到底还是希望把中国足球搞上去。他和徐根宝、戚务生、金志扬等名教练都有很好的关系。1998年他在四川执教,在对八一队比赛中以1:0获胜导致八一队降级,本来很多四川球迷都希望四川能还八一队一个情,因为1995年四川保级战八一队没太难为四川队。比赛哨声刚吹响,迟尚斌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走到八一队教练刘国江面前握着手说:“对不起!对不起!而且局面不是我能全部控制的。”1996年足协杯北京国安淘汰大连万达,比赛结束他向金志扬表示祝贺。第二年甲A大连主场恰好是国安三杆洋枪凑齐,这正是大连万达复仇的机会,那一场北京国安攻势挺有起色,大连队1:0领先后迟尚斌布置球队打防守反击,北京国安越想扳平攻的越厉害后防越空虚,而从八一队转会到大连的著名前锋多次反击成功上演了帽子戏法,下半场20分钟已经5:1领先了,迟尚斌换下这名前锋,大家也明白怎么回事。

    8。退休后热心公益足球

  在大连大获成功,迟尚斌也成了教练抢手货。他去四川把球队带到甲A第五名,是川足历史最好成绩。之后又执教厦门远华、河南建业、江苏舜天、深圳健力宝等国内球队。期间进过戚务生、米卢带队冲击世界杯的教练班子,冲进世界杯他和中方教练金志扬、沈祥福都功不可没。

  在执教深圳健力宝时发生了不愉快的一幕,他在大连的管理方式不灵了,关键是万达俱乐部坚决支持教练严格管理,而深圳俱乐部最终选择了支持球员,在个别球员怂恿下一些球迷聚众到俱乐部呼口号让迟尚斌下课,实在有点过分。这个事件也为球员做掉教练开创了一个不好的先例,后来这个俱乐部也没有因为炒掉迟尚斌有了好的结局。

  之后随着洋教练占据了大部分俱乐部的帅位,迟尚斌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但热爱足球的心不死,他用大量精力和时间做足球普及工作,随元老足球宣讲团到各地做示范。我也几次随团到外地,目睹了迟尚斌和容志行等的拳拳足球心。

  9。 各界痛悼迟尚斌

  迟尚斌的去世让关心足球的各界都深感震惊,一来他对中国足球的贡献很大,二来他的身体一向很好,三来他确实是大好人。

  87岁高龄的年维泗对于学生猝然离世很悲伤,他们的师徒关系堪称典范。文革后期年维泗需要重建国家队,他亲自到各地挑选,到广州他看了容志行踢球,给了“视野宽、技术细腻、很大气”的评价,接着容志行就进了国家队。到沈阳听说有个迟尚斌,但文革后到农村插过队,可能影响了竞技,年维泗看了迟尚斌踢一场,马上把他调入国家队,迟尚斌经常说“没有年指导就没有我的今天”。年维泗伤感地说,1965年他32岁担任国家队主教练,那一届国家队平均年龄23岁,现在有近一半离开了人世,他告诫足球界晚辈,足球运动员年轻时体力透支太大,一定要注意,其实运动员未必比普通人长寿,对身体不能太自信。

  做过中国足协掌门人的王俊生说,我的好兄弟好朋友迟尚斌,怎么也想不到走得这么突然,以后再也不能和他一起欢聚一起为中国足球发挥余热了,但他的精神会一直激励我们。

  金志扬是迟尚斌的竞争对手,也是相杀相爱的好同行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几天来他脑海一直在闪现好朋友的音容笑貌,这一切真让金志扬无比痛心!

  远在巴西的迟尚斌的好友孙贤禄和我通话,语气低沉伤感,他说迟尚斌是他的好大哥,对他这个小兄弟一直很关照。迟尚斌担任深圳队主教练把他召回国内进了教练班子,大连阿尔滨队成立让他担任主教练,一年就获得乙级联赛冠军。每次回国他必然去看望大哥,他痛彻心扉地说大哥你也太狠了,都不和兄弟们打个招呼就走了,几个晚上他都睡不着,如果不是疫情他一定回来送大哥最后一程。他忧心忡忡地说,大哥的母亲92岁,老人家知道孝子离去经得住这么大打击吗?关于大哥的离世细节,各种版本不同,据他所知他头天晚上和朋友吃晚饭回来有些晚,他夫人正好回娘家在上海,他儿子其实在家,上网课睡得比他晚,起来快中午了,叫迟尚斌起床,发现没有了生命体征,赶紧给他二叔打电话,其实半夜已经离开人世。孙贤禄说,大哥为人太热心,不会婉拒,总怕别人说自己有名人架子,有求必应,应酬太多也影响了他的健康,朋友们也都后悔不迭。

  体坛周报原总编回忆,我们办报关注一切体育热点,1996年他让我去大连一定写一个立体化的迟尚斌,而且几次打电话和我沟通。我在棒棰岛和迟尚斌谈到深夜,那时我年轻体力好写到凌晨,让我火速传到报社,那时没有网络更没有微信,还是到饭店用传真传到报社。看后用头版头条安排了整整一版,他说那时候就发现迟尚斌一定是中国足球的重要人物。对于他的去世也感到太惋惜了!

  大连足球人、四门足球的发明人栾永和几位迟尚斌的好友当天去殡仪馆,看到迟尚斌的仪容安详善良,就像熟睡,栾永怆然涕下,祝迟大哥到天堂也有足球相伴。

  有件亲历的小事:2017年去云南参加一次活动,到达一个地方下起小雨,他下车后给每个人买了一件雨衣,从细节看真情。我也目睹他对敬酒的朋友都是以诚相待,从酒德来说无可挑剔,从健康来看真是遗憾。

  自从1996年于迟尚斌长谈与他相识,感受到他的真诚与关心人的品格。每次遇到他,那笑容是真诚的,总会说“金老师去大连别忘了告诉我啊。”我后来确实去过几次大连,但我知道他太忙不忍心打搅他,总觉得以后活动总会见到他。

  现在也后悔没有再和他进行一次长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